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区域 > 本刊禁止抄袭,雷同率10%内,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点击论文查重。
京津冀城市群协同发展研究
我要投稿 论文查重 时间:2018-04-18 来源:现代经济信息
摘  要:本文主要通过对京津冀城市群发展现状的描述,指出其存在的问题,并分析原因,提出解决方法。
关 键 词:京津冀城市群 产业同构 协同发展
作  者:刘天宇
单  位: 苏州大学 东吴商学院
正  文:

一、京津冀城市群简介
京津冀地区以占全国1/50的土地,聚集了全国2/25的人口总量,创造了占全国1/10的GDP总量,其经济规模可见一斑。然而,2015年北京的恩格尔系数为22.1%,同年河北的恩格尔系数为26.05%,可见河北的居民收入水平与北京相比还存在着一定差距。而且在环绕北京和天津两个特大城市的河北周边地区存在25个贫困县,其被称为“环京津贫困带”,其中生活着200多万贫困人口,其经济发展水平与西部最贫困地区处于同一层次。[1]
    北京和天津无论在经济总量、经济增速还是在人均GDP上,都将河北的各地级市远远甩在身后,其地区极化效应十分严重。根据世界通用的判断标准来看,京津冀三地的工业化发展水平也不在同一阶段上,北京已进入后工业化阶段,工业化水平较高;天津处于工业化后期,具有完备的制造业工业基础;而河北尚处于工业化阶段中期,工业结构单一。工业化水平差距过大、地区极化效应过于严重,不仅严重影响了落后地区的发展,同时也不利于先进地区的可持续发展。[2]
二、京津冀城市群所面临的问题
    1.交通不通畅。河北与北京、天津之间曾有两千余公里的“断头路”与“瓶颈路”。本该成为便利生产要素流动、提高区域内城市间互联互通的道路却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政治上行政区划的分割成了阻碍三地经济交往的藩篱,从而导致基础设施建设上的不协调。使地理上相邻近、经济发展紧密相关的三地区没能通过便利的公路网相连接。
    2.多核心城市。增长极理论认为一个经济区域内的各增长极之间应具有产业互补的作用,以发挥比较优势,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但由于行政区划的因素,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各地级市之间各自为政,缺乏整体的区域发展规划与部署。使得地区内核心城市过多,各自辐射范围只有其自身周边的一小块地区,没能充分发挥地区整体的协调能力、获得规模经济与聚集经济的效益。
3.产业同质化。在市场力的作用下,企业出于规模经济和聚集经济的考虑,会自发的扩大生产,并向一定区域内集中。但是由于行政力量的介入,各地政府都不愿意放弃能提高自身GDP的机会,于是就有了基础设施的大量重复建设和区域内支柱产业的趋同。河北省是我国著名的钢铁生产大省,环绕京津的河北各地级市几乎市市都有大型钢铁厂。然而,北京也有首钢,天津也有天津钢铁厂这样的大型钢厂。相邻城市间产业趋同容易引发城市间的恶性竞争,使之陷入“囚徒困境”之中,造成“1+1<2”的局面。
4.市场化水平不高。前些年由于国家的经济增长主要靠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投资驱动,再加之北京作为首都所受到的政策偏向,使资金、人才、企业家等优势生产要素以及教育、医疗、卫生、科研机构的等基础设施都向北京地区集中。[3]另一方面,作为直辖市,京津两地的一把手一般为政治局委员,在级别上高于河北各地级市的领导人,因此在地区协调过程中很难做到“平起平坐”,也就难于做到资源的合理、公平分配。为了保障北京的发展,极大的牺牲了北京周边河北地区的发展利益,而河北地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
三、京津冀城市群发展的改进措施
    1.建成便捷有效的区域交通系,便利生产要素的流通。将北京地区的巨大市场、先进科技水平,天津完备的制造业工业体系与河北地区廉价劳动力和广阔的土地空间结合起来,促进不同城市间的优势互补、生产要素高效便利的流通,实现区域整体发展。
    2.统筹协调,明确各城市在本地区经济整体规划中的定位,防止同一地区内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加快京津周边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形成大中小城市错落有致的发展格局,提高河北地区的科技发展水平,鼓励其承接北京、天津的外溢产业。缩小区域内各城市的发展差距,有利于扩散效应的发挥,有效疏解北京、天津的大城市病问题。通州市作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的建设以及雄安新区的设立正是为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所做出的有益尝试。行政权力集聚所导致的经济发展极化正好可以通过行政分散来解决。行政力的作用是北京地区极化效应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通州市和雄安新区的设立正可以起到行政分散的作用,进而促进北京区域增长极扩散效应的发挥和京津冀的一体化进程的推进。
    3.在明确其城市定位的基础上,促进其产业转型。大力发展具有广阔前景的潜导产业,将原有的资本密集型的钢铁产业进行统一整合,发挥规模经济与聚集经济效益并利用乘数效应形成综合规模效应。北京地区科研院所与高校集中,资金充裕,便于发展高科技产业与服务业;天津具有优越的制造业发展基础,同时又是出海口,天津港的吞吐量已位于世界第四位,便于发展外向型的加工制造业与远洋航运业;河北地区则可以利用以前遗留下来的冶钢产业基础,辅之以北京、天津的科学技术与资金支持积极进行产业升级改造和产品创新。
    4.加快地区的市场化进程,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近年来,为了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改善空气质量,全国各地都在淘汰煤炭等资源开采行业和冶钢等资源密集型的重化工业。作为粗钢产量大省的河北更是首当其冲,近年来已减少钢铁产能6000万吨。政府应根据市场化原则对其作出应有的补偿。明晰产权,不能利用行政手段对地区间的资源配置进行过分干预。



参考文献
[1]王淑娟,李国庆..环京津贫困带旅游扶贫困境分析[J].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5(11)
[2]刘瑞,伍琴.首都经济圈八大经济形态的比较与启示:伦敦、巴黎、东京、首尔与北京[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5(1)
[3]邓向荣,刘璇.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创新极化与扩散效应比较研究[J].中国科技论坛,2007(10)


上一篇:东北振兴与产业集聚之间关系分析

下一篇:京津冀全域旅游协同发展研究


版权所有© 2010-2015 《现代经济信息》杂志社 京ICP备15020639号

编辑手机:15045816550,咨询电话:(0451)58863789,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所有文字及图片文责自负,并均受版权法保护,仅供学术交流与参考,未经同意,不得转载!